傅涛:首登科创板 万德斯有什么通关秘笈

   日期:2020-07-31     来源:中国水网     浏览:1860     评论:0    
核心提示:  7月22日,科创板迎来上市一周年。仅仅一年时间,科创板就创造了资本市场上的多个“第一”,作为改革先行者的科创板,它的正式开板被认为是我国资本市场一件里程碑式的大事。作...

  7月22日,科创板迎来上市一周年。仅仅一年时间,科创板就创造了资本市场上的多个“第一”,作为改革先行者的科创板,它的正式开板被认为是我国资本市场一件里程碑式的大事。作为一家提供先进环保技术装备开发、系统集成与环境问题整体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2020年1月14日,万德斯在科创板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第一个科创板挂牌的环保公司。为什么万德斯能够脱颖而出?它成功的因素有哪些?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傅涛博士在其亲自制作的系列视频节目《听涛》第一期中讲述了万德斯背后所隐藏的通关秘笈。

  为什么选择万德斯作为第一个沟通的话题呢?因为2019年是中国环境产业的转折年。很多个环境产业的领跑公司,尤其是民营环保上市公司,遭受到了经营困难,更换了实际控制人。在营业收入上,在品牌上,在市场上,都受到了很大的挫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觉得行业需要一些新的动力,一些新的信心。

  有幸在1月14号,我作为敲锣的嘉宾,出席了万德斯公司的上市仪式。有经济学家说,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原话是“好”,应是口误)的一年,还有的说,2019年是未来十年最好(原话是“差”,应是口误)的一年。2020年,扑面而来的疫情,更加坚定了大家认为真是这样。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环境产业有自己发展的危机,也有机遇。

  刚才我谈到了,一直领跑我们行业的企业,多多少少都受到了挫折。我个人认为,在2007年前,领跑我们民营企业的是金州。2007-2015年是桑德,从2015年,领跑这个行业的是博天。其实,这三个公司,都在过去一两年中间,面临非常大的挫折。所以我今天选择万德斯分享,也想给大家传递一种我们对市场对行业的看法,传递一些信心。

  大家知道万德斯是一个工程公司,我们俗称工程总包EPC公司。EPC公司是我们E20会员民营企业的主流公司,EPC都面临着一个“中等收入陷阱”,做到5000万到一个亿的收入,1000-2000万的利润,都会碰着一个巨大的坎儿,这个坎儿就是:单一技术,凭借百人团队,越不过一两千万利润的门槛儿。

  越不过这个门槛儿,就很难实现资本市场的接通,资本市场基本门槛要到5000万的利润。虽然科创板号称可以低一些。但如果不到三五千万以上的稳定利润,很难接通国内的资本市场。

  为什么万德斯在科创板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第一个科创板挂牌的环保公司?有人说,科创板挂牌的第一家环保公司未必是万德斯,去年11月还有一家膜的公司挂牌,但它挂牌科创板,由于IPO的原因,它是以膜生产企业的形式挂牌的。旗帜鲜明地亮出环保主业的挂牌公司,第一个就是万德斯。

  为什么万德斯能够脱颖而出?有很多原因,我想跟大家分享两个方面。

  第一,万德斯是一个有朝气有梦想的公司。

  万德斯这个名字在我们给万德斯做战略顾问的时候,谈到过这个缘起。

  万德斯的创始人刘军,1977年出生的,很年轻的。在我们看来年轻,在有的行业,TMT行业,互联网行业,77年出生,现在才上市,并不年轻。但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大部分创业者,大部分成功企业的领跑人、掌舵者,都是60后,甚至部分是50后,一个70年代末期出生的创业者,通过十二三年时间,接通资本市场,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因为环保行业是一个B2G,对政府服务的行业,有一部分B2B的业务,这种行业往往具有慢热性。其实很难一下子,在短短十年时间里获得成功,是件非常难的事儿。万德斯做到了,很大的原因,是它的创始人,它的团队,年轻,有朝气,有梦想。

  这个梦想,在刘军的学生时代,就已经奠定了。刘军是我们E20特训班三期学员,他有另外五位高管陆陆续续在我们的第四期到第十期参加了培训。我们对万德斯这个公司相对来说是熟悉的,我们因此也参加了他们的很多活动。

  在有次活动中,刘军说到为什么取万德斯这个名字。他说这个名字实际上上暗含了他的两个偶像在里边,他本科是兰州交通大学(口误说成了“兰州铁道大学”,前身兰州铁道学院)毕业的,给排水专业,他的校友师兄中有两个著名的人物。

  一个叫王石,大家知道王石是万科的创始人,万科的精神领袖,也是中国地产界教父一样的人物。另外一位就是文一波,桑德创始人,据我所知,是83级兰州交通大学(口误说成了“兰州铁道大学”)的本科生,也是给排水专业。在刘军上学的时代就有两个偶像,都是企业家,一个学院毕业的。他跟我说,他年轻的时候就想创办企业,取名叫万德,遗憾的是,万德在南京没有注册下来,所以叫万德斯。

  就是因为这种梦想,造就了刘军身上有一种精神。刘军身上有一部分精神气质像我们行业的赵笠钧,比较阳光、开放、上进。个儿不高,有活力。就是因为这种精神感染了一批的团队成员。他们公司的管理、文化……我参加过他们公司一次年会,前年他们公司的年会,我应他们邀请专门去做了一次观摩。他们想给我展示的就是他们团队的活力和那种向上的精神。客观地讲,也是挺感染人的。他们每个版块的团队表演的节目,叙述自己创业的辛酸苦辣,分享大家的成果,我觉得我看到了环保新星的未来。我当时给他们做了不少的鼓励。能够看到1月14号他们的挂牌,很大程度上跟企业家的精神有关系。

  第二个,他成功的因素,我觉得跟他的战略有一定的关系。

  2010-2017年,是中国环境产业蓬勃发展的时期,基本上你做任何事情都是没有错的。2017年是个转折点,资本市场对环境产业开始变得理性。然后,PPP在2016年迅速火爆,在2017年也是个转折点。很多没有重资产能力的企业也变到了重资产的环节中间去了,包括当时的万德斯,也做一个危废项目,可能涉及到大几千万的,如果加上贷款可能过亿的投资。

  在这个背景之下,通过我们的特训班之后,通过战略梳理后,他们团队果断放弃了重资产项目。把这个项目卖给了当时上市的东江环保。公司重新聚焦到了科技研发,技术创新,围绕自己垃圾渗滤液处理的主业,进行深耕。他们第一个以环保的名义进入了科创板,其实向我们行业传递了很大的信心。它在告诉我们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其实我觉得科创板迎来第一家环保概念的公司,包括这个70年代出生的领军企业家,正式IPO,都在向我们展示,我们这个产业,环境产业历经磨难,在这种蜕变、升华(原话是“深华”,疑为口误)的时代,给我们看到了希望,万德斯这样的公司它怎样越过这样的体系,其实是非常有启发的。

  我刚才说到了,它有两点很重要的突破。一个是在于人才,其实我们后面会谈到的博天、金科等,都是EPC公司,它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很大一部分取决于管理和人才。管理和人才又取决于这个企业的精神,企业家的精神,企业家的使命,公司的文化,以及它本身传承的一些创业基因。

  更重要的我觉得是对战略的选择,就是你能够聚焦在一个点上。这个点还得符合我们大的宏观形势的要求,得赶到风口。

  其实环保产业风口的释放,都是政策性驱动的。我们需要一定的预判。三个十条,水十条,气十条,土十条,不断拉动和释放环境产业的需求,如果你准备得当,聚焦在这个点上,获得了政策性推动的迅速释放,很可能一举突破三五千万的收入的门槛。以前的碧水源、博天,都是在不同的点上突破的,碧水源主要在做市政污水深度处理上,博天主要是在工业废水,尤其是煤化工废水的突破上,其实有了规模性的突破。

  我想一个工程公司,不能因为做不到突破规模陷阱,就拼命做宽做大,没有聚焦核心能力的拓宽是非常危险的。

  后面我们很多案例会谈到,离开自己核心能力的盲目拓宽,看上去扩大了收入规模,即便某一年实现了利润规模的增长,其实也是不可持续的。最终,自己挖一个坑掉下去,是非常危险的。

  万德斯是我们讲的正面案例。我也祝愿万德斯在上市以后,行稳致远,聚焦自己的长项,获得更大的成绩,我也希望通过万德斯以及后面跟进的金科等等,一批的科创板公司——有的过会了、有的在路上,能够在科创系列中开辟一个属于环保公司的版块。

  谢谢大家,今天分享到这儿。

 
分享
0相关评论

水专项公共信息服务平台

商务热线:010-88480403

传真:010-88480301E-mail:zry@e20.com.cn

北京市海淀区闵庄路3号清华科技园玉泉慧谷25号楼,邮编100195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水体污染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版权所有

设计支持E20环境平台创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