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污泥处理处置新路径!绿创集团污泥智能高速资源化技术稳定运行

   日期:2020-02-13     来源:绿创集团     浏览:1554     评论:0    
核心提示:北京市在严防新冠病毒通过接触,空气、污水传播的同时,中关村环保骨干企业在污泥处理处置上又展现了全新的原创技术-全封闭智能化连续高速地将浓缩了大量病毒病菌的水厂污泥,深...

北京市在严防新冠病毒通过接触,空气、污水传播的同时,中关村环保骨干企业在污泥处理处置上又展现了全新的原创技术-全封闭智能化连续高速地将浓缩了大量病毒病菌的水厂污泥,深度处理后实现资源化。这个位于昌平南口的“中关村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试验、示范项目”HiROS技术,自验收投产以来,春节期间至今,一直坚持运行。实现了“日产日清,原位封闭处理,过程清洁,固碳还田”的设计初衷!

由于采用了现场运行全封闭处理,智能化远程监控技术,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现场运维人员。走进位于中关村昌平科技园西侧的南口污水处理中心污泥处理车间,你会惊喜地见到,这个占地仅数百平米的处理车间,看不到污泥,闻不到气味,仅能从中控室的显示屏上看到,当污泥从全封闭的管道源源不断地进入时所显示的流量,温度和压力;该车间污泥处理采用湿式氧化工艺,运行时通过污泥应的放热自持维持湿式氧化的进程,污泥氧化处理环节能量消耗趋于零的现象持续进行。污泥从进入系统大约40分钟后,彻底无害,稳定,减量及资源化。污泥中所含有的重金属被有效脱除,经固液分离后,减量80%的固态稳定的营养土有序排出。为污泥的处理处置开创了一条全新的有效技术途径。

1581587534611290.png

当前要高度警惕新型冠状病毒粪口传播的问题;(2月1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透露,在某些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的粪便中检测出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揭示病毒亦可能通过水体(下水道、化粪池)传播)。最著名的案例莫过于2003年香港淘大花园爆发的“SARS”病毒通过下水道地漏粪口传播事件,造成了惨痛的教训。

 污水处理产生的污泥本身就是菌胞的残留体,是菌的温床。2月1日,生态环境部发出了«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污水和城镇污水监管工作的通知»,提及了“污泥在贮泥池中进行消毒,贮泥池有效容积应不小于处理系统24小时产泥量,且不宜小于1m3。贮泥池内需采取搅拌措施,以利于污泥加药消毒”。但现有城镇污水处理厂基本都没有对储泥池设立消毒设备,而且储泥池污泥浓度高,污泥本身就是菌团结构,即使添加消毒药剂,药剂是否能分散到泥体及更主要是是否能进入污泥的菌体内目前没有相关数据支撑。因此,不同于出厂水的消毒,其实际操作是否可行存有疑问。联想这两年国内污泥处理行业技术发展的怪异和市场的乱象,行业专家很难给出更切合实际的指导性方案,而是一种观望的态势,污泥处理处置还没纳到其应该的高度。

污泥本身富含营养物质,是细菌和病毒的良好营养基,如果只是在重量上减少,完成污泥的减量化,忽略污泥的稳定化和无害化及资源化,那么在目前这种疫情状况下,污泥将成为病毒的良好载体,在污泥的不同处理处置过程中,可能产生不可预估的传染风险。因此,此次疫情应是我们提出更科学地结合污泥的特性科学地来考虑城市污泥的处理处置。

疫情过后,部分“专家”会主张“污泥焚烧”这条技术路线的,诚然,“焚烧”虽然是消灭病毒的有效途径,但我们应理性思考一下,“焚烧”是否是其“必然途径”或者是“合理途径”那?

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厂每年产生的含水率80%的污泥在5000万吨左右,干化到含水率40%需要蒸发掉3500万吨水,折合标煤需要202万吨/年或天然气168000万立方米/年,而中国2019年标煤消耗才25.1亿吨,天然气3777 亿立方米(这其中的1700亿立方是完全靠进口),可见借助化石能源走“焚烧”或“干化”技术路线并不符合我国的能源结构,不是污泥处理的“合理途径”。 

结合处理成本,根据城市生态环境,城市资源提出城市污泥处理处置之路。其应具备如下特征:

污泥处理系统必须是全密闭系统

一个全密闭的设计是非常必要的,也符合洁净生产的基本要求同时防止病原菌二次污染的途径,该全封闭是指污泥处理的整套装置应是全密闭的设备流程,而不是一个棚的简单密闭土建结构设计。

污泥的无害化及稳定化是污泥处理的必要条件

污泥中含有的重金属、抗生素、病毒、细菌等决定了污泥“无害”的程度是不一样的,为避免污泥中的细菌和病毒在出厂后输送及处置过程中产生二次污染,污泥处理装置对污泥中的细菌和病毒进行灭杀是非常必要的。将灭杀点放在污泥储存池这是不妥当的,一是量大,二为杀菌剂的分散有问题,污水处理厂有条件的我们建议将污泥处理装置建在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工艺后端,减少运输途径的二次污染,做到无害化稳定化后的产物再运输。

有余热可利用的城市因结合自有资源在合理半径内探行协同处理

对有余热、废热资源的城市,可充分利用这些余热资源作为污泥干化减量的热源来实现污泥的焚烧或干化处理,不鼓励以消耗化石燃料的污泥“热处理”技术。

鼓励在无害化、稳定化、减量化前提下的资源化污泥处理路线

污泥首先是污染物,其是携带病原菌的原体,同时污泥中含有易造成污染的有机质、重金属、抗生素,简单的处理难以解决污泥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但同时污泥中含有丰富的N、P、K及纤维素,对土壤修复及纤维素用于其他工业制品又同时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资源。

考虑到中国城市中的居住密集特点,污染物迭代传播的路径应该被严格控制,因此对于污泥的处理处置应在无害稳定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对资源的需求及土壤的贫瘠化日趋严重的国情,使污泥的处置向资源化方向给与合理引导应成为政府的鼓励方向。

绿创集团作为我国专业从事环境治理,生态保护的集团公司,多年来协同城市的现代化发展需求,在我国噪声治理、有机固废处理处置、大气污染控制领域均做出来突出的贡献,现就当前在防控“新冠肺炎”战役下,其(污泥湿式氧化技术)的污泥智能高速资源化技术,作为国际首创,于2020年1月获评环境部环境产业研究院“生态环境产业优秀工程”奖!HiROS污泥智能高速资源化技术有如下特点: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HiROS技术属于污泥热处理技术类,其病菌灭活率可达到欧盟卫生的LOG6级。通俗点说就是病菌灭活率100%,抗生素残留0%。

美国EPA的40 CFR 503规范,其中的D项提出了“病原体的减除和载体(蚊蝇和啮齿动物)吸引减除”的要求,抑或巴氏杀菌法,将污泥加热到70℃,并维持30分钟以上。

HiROS的工艺规范是180℃,压力1.8MPa,停留40分钟,高于美国EPA规范。

HiROS技术可实现污泥中的重金属脱除需求,是国内外污泥处理技术中未有的特点。

HiROS技术充分利用污泥中的有机质实现了污泥处理过程的自持反应,无需要消耗化石能源,经济可行。

HiROS技术属固炭技术,无烟囱,规避了污泥焚烧的碳排放及PM2.5排放问题,也无污泥干化水汽排放的雾霾问题。

HiROS技术为成套装备,处理过程全程在密闭设备中进行,无处理过程的环境二次污染问题。

HiROS技术实现了对污泥处理的无害化、稳定化、减量化、资源化目标,对污泥处置的资源化路径目前有两条,作为土壤改良剂,可减少化肥的土壤板结及利用产物的多孔性减少城市的绿化用水量,其二就是作为生物纸质包装材料的原料用于工业产品包装物(我国过去的生物纸质包装材料其生产原料为纸浆加填充物,其填充物过去一直使用来自美国、日本、欧盟的垃圾分拣物,我国已禁止垃圾进口,且本次疫情过后会促使我国的物联、网购更加发达,对包装物的需求会直线上升,污泥经HiROS处理后的产物可在包装材料生产中的添加量达到50%)。

HiROS技术对污泥的处理处置做到了原位处理、过程清洁、日产日清、固碳还源(资源化)的方针目标。

1581587575789972.png

 
分享
0相关评论

水专项公共信息服务平台

商务热线:010-88480403

传真:010-88480301E-mail:zry@e20.com.cn

北京市海淀区闵庄路3号清华科技园玉泉慧谷25号楼,邮编100195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水体污染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版权所有

设计支持E20环境平台创意中心